【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迷失蔚蓝④

生存狂的孤零零岛屿作者:生存狂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6-07-05 07:38 阅读:497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艾米丽同学的做法在众多金手指求生者眼中无疑是无知且愚蠢的。一个女孩子家家,不主动投怀送抱依靠着男人蹭吃蹭喝,却每天工作觅食,抢了男人们的职责!你看,如果不是她损坏了男人们坚强的自尊心,这些强壮的男人怎么可能不去工作呢?女人嘛,不就是要娇柔似水,什么都不会做要人手把手教导,卖萌发嗲唧唧我我地谈谈小恋爱,然后叉开双腿等着男人来疼爱吗?这个男人婆,整天卖力干活把自己浑身上下都晒脱皮了,手指脚趾头泡肿了,膝盖磨破了,手臂淤青了,头发也打结了,哪里还像个女人的样子?而且此女的邪恶行径不光如此,那个可恶的波罗的海女服务生,她……她……她竟然还整日整夜盘算着诱拐队伍中唯一一个纯洁无暇又楚楚动人的小萝莉脱离男人们疼爱的反动计划,让她也去干活,真是邪恶透顶、愚不可及,彻头彻尾的反动派,应该用拳脚好好管教一番才是!你看看,那双白嫩嫩的小手已经破了几个口子了?那对玲珑剔透的小脚又被藤壶划了几个口子了?唉……如果让那些强壮的男人们来保护她的话就好了。

然而这些野外求生大神们的子哇乱叫并没能如愿让艾米丽知道,于是他们也只能眼巴巴地望着艾米丽和小萝莉海伦娜越靠越近。两个人干起活来十分有默契,如同亲姐妹一般,艾米丽架上木头,海伦娜随即用绳子捆上,然后再交给艾米丽打紧,两个人从早上忙到下午,总算是搭起了一张床,宽度可以供两个人躺上去休息的床。

床她们是搭在离营地有一段距离的棕榈树荫下,是为了不让其他人给抢占了。床板搭好后,二人又为床立起一个棚子,将棕榈叶一片一片盖上去,就不怕下雨了。艾米丽是铁了心想要和那帮人分开住,不光床要搭得远远的,连火也必须要自己的,于是她不惜用两条鱼作交换向灯塔国老警官要来了火种。一听艾米丽要带着小姑娘分开住,老警官开始是很不情愿的,想方设法地阻拦,哪里知道这时候主动扮黑脸的人来了——臭鲱鱼国的大佬憋着一肚子气开了嘲讽技能,气得老警官吹胡子瞪眼。艾米丽一看机会来了,马上站出来唱白脸,扔出去两条鱼,就说咱们等价交换,两边各退一步,别伤了和气。老警官一看好处给了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晚上吃什么还没着落呢,臭鲱鱼国大佬冷哼了一声“没骨气”坐回原位接着睡大觉,而刚刚从白日梦中醒来的脚盆国体育老师看见小萝莉海伦娜要走死活拦着不放,刚要伸手抓她胳膊,被艾米丽充满敌意地狠狠瞪了一眼后不禁认怂退了回去,不过两只眼睛仍然带着贪婪的目光紧紧盯着海伦娜的半身不放。

火种带回去保护好,艾米丽接着带着海伦娜去礁石上钓鱼,刚刚那个男人的眼神令她很不放心让海伦娜一个人呆着,她又不傻,十分清楚世上确实有这种癖好的人存在,只是媒体很少曝光,大部分人都装作不存在而已。记得在她所出生的国家,每年都会有海伦娜这个年纪左右的小女孩莫名其妙地失踪,人没了,线索太少的警察局也不给立案,导致那些丢失的小女孩常常就此杳无音信,压根不知道去了哪里。艾米丽小时候曾听过邻居家的大人们谈论过那些可怜女孩们的去处,把年幼的她给吓得一星期不敢出门——她十分清楚那些拐走女孩们的变态会对她们做什么,因而她必须时刻把海伦娜绑在身边。好死不死,这个海岛远离文明社会,某些个人想要释放野性是多么容易的事啊。

使劲摇了摇头,不行,一定要带她走!想起自己也是女儿身,而且还属于年轻貌美姿色不错的那种,艾米丽就不免一阵恶寒,手里握着的鱼竿突然往下沉了沉都没发觉,在海伦娜大声提醒下才回过神来,用力提起钓竿,用手拿着线将鱼拖出水面。

晚上两个女孩子分吃一条鱼、蚌肉还有几个蛤蜊,近日两人都消瘦了不少,体重明显降低,说是减肥成功,在野外可不是个好兆头,如果人的身体不能获得足够的能量,人体将自动消耗肌肉,导致力量减弱,没力气干事。艾米丽十分清楚力量减弱意味着什么,她没力气干事了,谁来照顾海伦娜?难道指望着那群所谓“强壮的”男人?

艾米丽打算碰碰运气,去丛林里面走一遭,能找到食物固然好,找不到,也能事先探探地形,到时候离开也容易些。晚上,两个人把火种收好,各往身上涂了些草木灰泡的水,钻到床上去睡觉。海伦娜缩在艾米丽怀中,很快就沉入了梦乡,睡得无比香甜,而艾米丽仍然在思索,考虑种种获取食物的方法,想到后来,困意上涌,随之也沉入了梦乡。

这个夜晚,她们享用了自从来到岛上之后最好的一次睡眠。

张山的丛林经验比艾米丽她们多不少,随着一次一次深入,慢慢摸索出了大致地形,知道具体哪里有水源、哪里有空地、哪里还有野猪踪迹,而红树林地形则处在岛屿的西南角,尽头与海洋接壤,几亩地大小的一片咸水沼泽地。满是朽木和泥巴覆盖的红树林沼泽,是野生凯门鳄的栖息地,它们或趴在岸上晒太阳或藏身在水下的红树林根须系统里。凯门鳄是一种小型短吻鳄,平均身长一米二至一米八,嘴部肌肉的不发达使得它们比其他鳄鱼更容易捕捉,所以抓住一条凯门鳄做食物在这个岛上按道理是可以实现的。

话虽如此,做起来真的是胆战心惊。

以前在一款野外生存节目中看到过鳄鱼猎人抓鳄鱼,大概做法就是用绳子扣住鳄鱼的嘴让它无法伤人,再压制住身子进行捆绑play。嗯,很好,很详细,知道了,可TM究竟要怎么用绳子扣住它的嘴?谁TM能告诉我该如何一边扣住它的嘴一边压住它?

已经进入红树林地形的张山,本是没指望这么早发现猎物,也不知这位敬爱的凯门鳄同志是否是为了早点让自己被注意到而光明正大地趴在前面的泥巴地上晒日光浴,它背后的鳞甲如同它的血液一样都是冰冷的,这条身长一米五左右的小鳄鱼淡定自若地感受着革命发起前的寂静,用无神的琥珀色眼珠打量前来拜访的达瓦里希。小鳄鱼十分勇敢,即使某位好心的同志已经掏出了两根系了活绳套的长绳准备请它去吃鱼子酱涂的面包,但作为冷血动物中的贵族,基本风范是绝对要有的,所以它一动不动,同时不忘展现肉食者的威严,嘴巴微微张开,正好能让张山清清楚楚地看见一口锋利的牙齿。

即便凯门鳄的咬合力要低于其他种类的鳄鱼,也不代表这张大嘴只是个摆设,一口下去咬死不松口,瞬间产生两千两百磅的咬合力,完全能将乌龟当成爆浆丸子吃,张山可不想大意失手被它给怼了。冷血动物一般不太好动,而是静静潜伏等待时机,谁也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会发起攻击,正因如此才可怕。

张山将打了活绳套的两根绳子又系在两根木棒上,先举起其中一根,慢慢地、小心翼翼地靠近凯门鳄同志,停在大脑能反应过来的安全距离,然后伸出木棍,将吊起的绳套缓缓套进上颚——凯门鳄同学依然坚守贵族气质,淡定自若,不动分毫,犹如守卫国门的战士一般——拉紧收缩,活绳套立即变成死扣,牢牢套住了这位战士的上半张嘴。张山使劲一拉,就将凯门鳄同志套着嘴从泥巴地拖了出来。

凯门鳄同志会发飙非常情有可原,此时它上半身都被吊起离开地面有二十厘米,正扭动身躯挣扎,半空中死亡翻滚拼命抵抗,毕竟没有哪个贵族喜欢被人套着嘴还在地面上拖行,这个可恶的反革命分子,竟然如此折磨一个英勇的反霸权战士,简直无法无天!

不过更过分的还在后面呢,面对宁死不屈的革命先锋,一只手显然难以应付,张山发现自己很难一手牵制鳄鱼一手再在它嘴上套上另一个绳套,于是,这个可恶的资本家再次刷新了万恶的下限,将手里的绳子抛过了附近一棵树上的树枝,然后,将小战士吊在了半空,绳子绑在树干上。凯门鳄同志心中泣血,然而大势已去,第二个绳套轻轻松松地套住了它的下颚,上下捆住了嘴,自己的身子也被紧紧,压在树干上动弹不得——帝国的烈焰已然吞噬了小鳄鱼的灵魂,伴随着一柄用黄貂鱼尾刺制成的匕首深深刺入他脑后柔软的部分,炽热的战士献血汩汩流出,述说着一名伟大革命烈士的过往功绩。

甩干净手上的鲜血,罪恶的资本家又惨无人道地讲烈士的遗体捆扎好,带回了满是垃圾和污染的大本营,在那里,烈士的遗体被残忍地解体分割,鲜血染红了大海,仿佛在无声地控诉着帝国主义的一切罪孽,要为自己被玷污的灵魂声讨公义。

当晚,张山美美的吃了一顿架在火上烧烤的天然鳄鱼肉,一条凯门鳄,够他两个星期的食粮了,鳄鱼头骨他保存了下来,想着可以用于防身武器材料,尽管岛屿另一头的艾米丽和海伦娜比起他而言更需要防身武器来保卫自己的人身安全。

今日是两个女孩的幸运日,上午冒险进入丛林取得了意想不到的丰硕收获——艾米丽在靠近海滩的岩石缝里发现了一条躲藏的大蜥蜴,趴在深处一动不动,看见有人不敢出来,于是两个人一起用尖木棍捅死了它,然后将尸体挑出,扛在肩上,好大的一块肉。不光如此,深入丛林的收获还有一个可居住的天然山洞,山洞并不深,里面稍微有些潮湿,石壁上垂下来各种藻类苔藓类植物,洞内地面覆盖着干燥的和新鲜的蝙蝠粪便,但除了粪便的主人以外没有发现其他生物居住的痕迹,意味着什么,艾米丽和海伦娜只要花些工夫把这里清理一下就能住——天然的避难所——这里远离海滩又隐蔽极好。

艾米丽当即就打算把这个洞穴当作她脱离计划的临时住所,和海伦娜一起打来水、拿木棍和树叶清洗了地面上堆积的粪便,又抱来棕榈叶铺在上方或挂在洞口,打扫完毕后,将这几天偷偷备好的食粮都运过来藏在洞里,把洞口用折断的灌木丛封上,四周再做好记号,检查没问题了,这才放心地回去海边她们的小窝。

这时候某些隐藏在仙界的网络求生大神们又要说了,说艾米丽抱着想私吞的心理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你看,她抓住了宝贵的食物,都收拾好架在火上烧烤了,但是却丝毫没有同他人一起分享的打算,根本不符合常理嘛!在他们的观念里,每当一个漂亮的女孩在野外抓到了什么猎物,都一定是屁颠屁颠地捧着并送到男人面前说“看到没,我好厉害的”然后害羞羞乐呵呵等着被摸头夸赞一番呢,畅销小说和动漫里全是这样写的,定是没有错!所以说,艾米丽的做法无疑是愚蠢的、是错误的,是一定要被广大慧眼的民众团结起来集体谴责的!没错,不可饶恕,喂食金发碧眼小萝莉这种美事绝对不是一个整日嫉妒作死的女孩子可以干的,而是一定要留给好心的体贴的大哥哥们来做的,艾米丽她可耻地背叛了信仰,背叛了时代的传统,一定是,不皿煮死全家!

没错,艾米丽在细细欣赏了沙滩上那帮男人各种晒太阳露腚的美姿媚态以后,邪恶地做出来这条蜥蜴两人私吞的决定,鼓着腮帮子气呼呼走开了,一回来就饱含怨气将手里的牺牲品开膛破肚扒皮抽筋,投入罪恶的烈焰中变成滋滋流油的美味。本来看在蜥蜴兄俊俏的外表想暂时饶它一回,不料却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看着肉慢慢转变成可口的金黄色,艾米丽一切顾虑都抛在了脑后,率先动手开吃,如饥似渴地摄取动物蛋白质,顺便还一把将无辜的海伦娜也推入了暴食的原罪深渊,领着她往罪恶的国度飞奔而去。

今天是幸运的饱餐之日,难得吃饱肚子的艾米丽和海伦娜一鼓作气趁着太阳没有沉入海底举起了手中的钓竿,以低能量消耗换取动物蛋白质,并借此机会好好欣赏太平洋夕阳时分的美景——火烧天际祥云,日沉远洋紫水。啊,如同那一只只忙碌的鹈鹕,勤奋的劳动人民是可敬的,臭鲱鱼国的大佬口上傲娇但身体正直,说不去打鱼可我就偏偏要游到海里深处去插鱼,这种伟大的精神,令人向往,在夕阳的余晖下,他壮硕的背影引人深思,你看他兴奋地朝岸边挥动手臂,一望便知是收获匪浅,还有那岸上的人们,此时正热情地冲向大海拍打水花,迎接为他们带来饱餐的勇士。嗯,今天也是丰收的日子。

当发现情况不对劲的时候,艾米丽扔下鱼竿朝大本营飞奔而去,正好看见左边大腿汩汩流血的一位臭鲱鱼国大佬被老警官和袋鼠小哥搀扶着爬上岸。湿漉漉的金发仍不失光泽,不过他的眉头紧锁,牙齿咬紧了嘴唇,眼看是拼命忍受着极大的疼痛,身体上下一层一层往外出冷汗。艾米丽二话不说加入救护阵营,一片呼天喊地声中,几个人手搭手将伤者抬到沙滩干燥处铺好的棕榈叶上,枫叶国水管工、腐国妹子安杰丽娜马上端来清水冲洗伤口。等到伤处的血都冲干净,众人看得一清二楚,在这位大佬左腿的大腿根附近,有一个成人指甲盖大小的已经苍白了的创口,正不停往外流着血,周围的皮肤还伴有组织上的裂伤,白花花的肉一片片向外翻,伤口看上去十分恐怖。

“他这是受得什么伤?”艾米丽问。

“黄貂鱼,被黄貂鱼给刺到了。”另外一位臭鲱鱼国大佬说,担忧地望着他受伤的同伴,手里拎着的猎物的带刺尾巴印证了他的话,“我们包围了它,都用长矛去刺,我正好扎在了它的双眼之间,但没一击毙命,它想逃走,我的兄弟围堵过去又插,这回刺穿了它的身体,不过它挣扎的时候我兄弟不小心给刺到了。”他如是说。

袋鼠国医科小哥迅速用仅有的条件做了紧急处理,棒子国宅男被严厉呵斥起来烧热水,水烧好和凉水混成温热水,然后慢慢淋在伤口处。水一淋上去,就听见大佬忍不住疼痛发出痛呼,身体剧烈抖动,脚盆国体育老师三木和他兄弟尼克拉斯两个强壮的男人压住他,让袋鼠国小哥继续给他淋水。黄貂鱼毒素遇热会失效,在没有药物的情况下,解毒方法就只有这么一个,至于他能不能撑过去,就得看本人的造化了。

十一人队伍前所未有地忙碌起来,几乎每个人都开始干活了,同伴的受伤似乎激发了人类本能的危机意识,看着神情扭曲的臭鲱鱼国大佬尼克拉,大家纷纷脸上发烫如坐针毡,觉得再这么样懒惰下去未免会良心不安,必须找点事做,烧水的烧水,捡柴的捡柴,割肉的割肉……队伍在这样的状态下也终于一点一点迈上了正轨。

艾米丽的内心不免浮现出一点小小的庆幸——或许这个队伍还有救——她这么想,一边将自己刚钓来的鱼开膛破肚和那只处理干净的黄貂鱼一起送到火上烧烤,等鱼肉烤熟,她用刀切下来一小块一小块,盛在叶片上喂给捕食负伤的患者。她心中开始对自己私吞蜥蜴肉有些过意不去,正考虑要不要说出来的时候,一直坐着不说话的灯塔国老警官富兰克林突然从他的专座上站了起来,用他那洪亮的嗓音召集了众人的注意。

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的艾米丽也回过了头去,营地里的篝火燃烧的如此旺盛,照亮了她俊俏的面容,而神色中的警惕却隐藏在了黑暗之中。

相关专题:迷失 海伦 男人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迷失蔚蓝④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