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短篇美文 > 短文短篇 > 正文

【博客自传】群儿攻城

博客自传第一人的空间作者:博客自传第一人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6-05-14 07:22 阅读:203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体育比赛

仔细想来,正式的体育比赛仅仅参加过一次,在小学参加过一次校运动会。

在“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号召下,在班主任的鼓动下,在同学的搓弄下,终于下决心参加校运动会了。不就是跑吗,撒丫子尽全力窜就是。几百米,六十,一百二百四百八百?经过大伙充分讨论认为我跑二百米比较有把握。报名后的头一周,忘了,早忘了。当班主任再次督促大家业余时间要练习时,这才记起还有个任务。于是放学后就有同学为我支招,哥哥同学的建议当然要听,他们都是有经验的人:第一要注意起跑,当发令员喊第二个“预备”时,你自己默念一二三,马上起跑。第二是起跑就加速,起跑后立即加速,不要管其他人。第三是转弯超人要在内测。最后冲刺时就拼命向前跑就行。这可是比赛秘籍比赛绝招比赛宝典比赛要素一定要谨记在心熟练于胸切不可外传。记是记住了,就是一次也没练过。

第一次参加校运动会,“这事”我没跟父母强调过,这算一个很光荣的新闻事件吗?

运动会操场距我家五百米远。忘了吃没吃早饭了没,就早早跑去了。全校师生把操场围了大半个圈,终点站的人最多,直到百米赛的起跑点。各年级的比赛开始后,我看不懂怎么安排比赛,班主任告诉我:好好听着大广播,当喊到三年级二百米比赛第一次通告时,你就跟着拿小红旗的老师就行。我等了一会儿,有点累,也有点困,干脆仰面躺在操场的空地上休息一会儿,刚一会儿,怎么有点饿,不行,赶快往家跑。说跑就跑,先回去弄点吃的,刚跑到距家一半的距离,就听见大广播说:……二百米比赛,第二次……,心说不好,马上回头又跑回来了。这下把我累得饿得不行了,趴在跑道上,撅着腚,早忘了数秒了,早忘了加速了,忘了怎么转弯了,忘了怎么冲刺了。当我缓过劲来定睛一看时,第三名,一回头,没人。

没有掌声,没有安慰,同学们忘了,哥哥和给我出主意的人也忘了,班主任没有出现,父母妻女也不知道我还参加过一次校运动会,并且得了第三名。

群儿攻城

从小学大门向西百多米是又高又大的老城墙。不知道它有多少年的历史,反正这道城墙给解放潍县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城墙的外面是一条小河,虽说名字叫“药河”,但我却在河里捞过鱼虫捉过小虾,也曾在河边的小树上抓过知了猴。河的西边是城乡结合部,是西关,是“西关狗子”出没的地方。老城墙的顶部是坑坑洼洼的残垣断壁,全城四大城门因战争已经四大皆空,奇怪的是这城墙寸草不生,偶有绿叶挂在墙外,我们就号称发现仙草了,大胆的孩子多会爬上去把它盗下来,俗称“盗仙草”。老城墙的里面下部有黑洞洞的洞口,进入洞口是狭窄黑暗的通道,若碰巧有伙伴带着手灯,我们会大胆地猫着腰往里走。有因跟不上吓哭了的,有因不小心磕破头的,也有因这次探险壮大胆量的。从另一洞口出来时,每人手里多会拿一块白骨并大叫着:打死白骨精了。老城墙的西北角是著名的西北炮台,距我们这里较远,真的有一杆大黑铁桶子支在那儿,光溜溜的。老城墙是我小学时期逃学和放学后经常去玩的地方,最惬意的是冬天大太阳的时候,我们找一处避风又面对太阳的地,点上一支麻杆当香烟,一会又大叫起来:噔蹦冷蹦呛,噔蹦冷蹦呛,我是李向阳,鬼子来抓我,我就上城墙,城墙有杆炮,我就下地道,地道有张纸,我就拉泡屎。

其实,老城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与“西关狗子”开火的时候。

“西关狗子”来了,开火了,快去啊!这是最紧急的战争动员令。一声令下,凡是有空的,能逃走的,可以找借口离开的统统拿起武器:弹弓,甩子,石子,棍棒冲向城墙,要用最快的速度占领城墙占领制高点占领有利地势,从而为一次次的胜利奠定基础。多是我们首先占领制高点,我们有组织的分组,分派任务。拿弹弓和甩子的在阵地最前沿,没有的则负责寻找“弹药”。这可是个力气活,石子没那么好找,上下来回跑不说,战争形势逼人,“弹药”需求量大,他们隐蔽在掩体下面轻松地催促,败了可是我们的责任。唉,一场战争下来,他们在前方打仗立功,我们在后方流泪流汗。但为了打“狗子”,也为了打“鬼子”,值了值了。

胜利后,我们多是自己喝彩,互相评论着是非长短以总结经验。高兴劲早忘了回家后准挨骂了。

失败的时候,没有人多说话。如果有人没有躲好头见血了,是要有很多人陪着一起回家等挨骂的。

大口小口

轮到我独自去打酱油的时候,已经是十几岁了。就这点事,从看不明白的昏头胀脑到懵懵懂懂地愿意跟哥哥去干这活再到略微了解其中的奥妙最后到赢得母亲的信任取代哥哥接过现金独立操作完成打酱油醋的任务,我悟了五六年。也许是哥哥们有了更高的追求,才把这活扔给了我?

跟着哥哥去打五分钱的醋时,每次都看着哥哥喝一小口。然后呲呲牙,挤挤眼,朝我笑笑。

如果是看着妈妈给了一毛钱的时候,回来时哥哥会主动咬给我一小半硬糖块吃。我一边咯嘣一边跟着快跑。

如果是妈妈给了两毛钱也打酱油也打醋时,哥哥则会让我也那个油瓶一起去,他会一手紧紧地握住这两毛钱走在前面。到了增福酱园,我看着他们用一个竹提子盛满酱油,瓶口上放一个漏斗,缓缓地把酱油倒进瓶子里。看不明白的是有时还要再打上一小下,有时则用小竹提子再加一下。看着哥哥递过钱去又找回来,我拿上打好的酱油醋,好奇地看着哥哥又接过了一小包增福酱园的老蒜薹。这回我们要慢慢走回去了,我一边走一边张着大口等着哥哥塞过来的老蒜薹,哥哥塞得老是不如我吃得快,我当然要吃得快些,不然就没了。我手里拿着东西呢!

当我独自干这些活的时候糊里糊涂地只保留了喝醋这习惯,就是有时控制不好喝多了妈妈会骂一顿。

给父亲打散酒时我是肯定是要喝一大口的。六十度的散白酒十几岁的孩子喝一大口,头真的有点晕脸有点红,每次父亲总是瞅我一眼,不知父亲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反正父亲不是特爱酒的人。

……

从各国政要的背面,到被推敲了的成功人士的反面。古今中外的贪污手段,无一例外地使用了以上幼稚可笑的手法。其实,我想我母亲肯定是知道的,父亲也是知道的。因此,我不想说破。

至今我还是小口快喝醋大口慢喝酒,一口醋一口酒,一天醋一天酒……今生喝醋,回忆品酒。

相关专题:自传 博客 哥哥 比赛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博客自传】群儿攻城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