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小路(一)

边江的空间作者:边江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5-12-04 06:46 阅读:394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1931年,第二次中国工农红军反围剿时期。

在中国江西某山区。

今天是1931年5月初的一天。这天早晨,在东边的天上,在一片洁净诱人的蔚蓝色的晴空里,没有一点或一丝的云片,整个天空悄然把一色令人爽朗的容貌展示于美丽大地的眼前。而在清晨和谐宁静的天空中,金黄色的太阳在发出一片浅黄色的光芒,把这面过来的天照得黄白黄白的,非常耀眼!也把村东南面的苍翠的山顶和灰绿色的山壁照得黄亮亮的,如染了一层色似的。从远处看去:一片静静连绵的山融入在一大片白黄黄的光辉里。而明亮温暖的太阳闪动着斜长的光线划过动人的蓝空,洒向美丽的原野和空灵恬静的山村!

一大清早在通到村尾的小道上,在向阳的村道边,长着一长排的桑树。蓬勃绿色带原尖形的叶子,捕满了一颗紧挨一颗的树上,绿得仿佛要化了似的。金黄色的阳光欣然地照在树梢上,被树子遮住的小道上显得是那样的微暗清静,令人心境怡然!在静静的小道边,长着一片葱绿色小草,沿小道后面伸去,直到长有三颗枣树的村尾边。而再往前,就是:两边呈条状忽高忽低波浪般的土堆和泛着灰色的土坎,而中间有一条弯曲的小路,一直延伸至前面远远的褐灰色的山脚下,并消失在山脚下的拐弯处。

清新的晨风从前面村尾的枣树方向徐徐吹来,吹过小道边上的绿色小草,也吹过洒了些金黄色的太阳照过去的一些小石块上。在非常静谧和谐的山村气息里,温和的光辉像一只手在抚摸着你的脸,令人清新爽约的微风轻轻地拨动着细片的绿草叶子上溜动的露珠,叶儿在轻轻的摇曳着,村道边一色葱绿的叶草在驿动着令人愉悦的神怡风韵,一切事物都安然融入在中国江西苏区初夏的秀美的山村里……

小村的斜后边只有五六户村民,只有更远些就是周村和杨家村。这时,从村里走来了一个红军指挥官和一个乡村姑娘。

红军连长叫王翔,28岁,他头戴蓝灰色帽边有八角的军帽,帽子正中有一个红五角星,在蓝灰色的军帽边,一条细边子伸出他宽宽英气的帽檐下:一双温厚纯朴清亮的眼睛,性感的鼻翼下,一串充满男子汉气质的黝黑胡子,一张一直紧闭着的嘴唇。他时不时略低下他那十分英俊可亲坚毅的脸庞。他的衣领上有两道红色领章,丰满厚实的胸部,腰间紧束一根酱色的宽皮带,而他腰间上的军衣褶皱露出在他宽皮带上,随着他边走动,那紧系在他健壮肚子上的皮带带扣环就闪着白亮的光,同时,他蓝灰色军衣沿紧系着宽皮带的厚实背,呈一道军衣如沟槽;他脚穿草鞋,绑腿至他富有弹形发达的膝盖上。这一切使中国红军连长王翔十分的英武,充满了中国红军威武仁义、纯朴的特性!

走在他身边的是只有二十二岁的美丽乡村姑娘田小莲。穿着一件陈旧蓝花土布衣服,一头长长清秀的黑发,向她娇弱肩膀后面而去,由一根红头绳束住。小莲姑娘看上去,更加的纯洁,透露出动人的情韵。没有一丝做作,完全脱离了世俗的气息,就像一朵美丽芬芳的野花!她仿佛来自大自然的圣洁少女。小莲的眼睛充满了牵挂和担忧的目光。

她一直微低头和红军连长王翔向村外走去。而这段泥土的村道就到前面,几分钟就到了。现在她不需要羞涩,她的脸上非常的平静,可眼光默默地含有不愿意红军连长王翔远去的那种哀怨般眼神。这一种即将和自己心爱的恋人无法忍受的分别,也是对

即将离开她回到远方战场上的恋人强烈的依恋。她明白:只要她每往前走出一步,那么,她和王连长就要早一分钟分开;只要她再往前走,她就较快地看不到王连长了。她的心

在跳动,早已不平静了!她感到:自己往前面每走一步,心就发紧,胸部就压抑,那么,红军连长王翔就离开的更快。她心如刀绞,她心如激浪,像广阔的大海上,飞涌腾空的巨浪;她不能自持,一种强烈的不舍和英勇的红军连长不可避免的分别,在淹没她暴风雨般的爱!

大哥就要走了,不知什么时候再看见他了,我还能看见他吗?我以后再看见他吗?现在,红军正在和白匪军打仗,只要每次打仗,都会有些红军被打死受伤,就算这次没有,下次呢?,是他,可能是他,万一正好又是他呢?王大哥,这怎么得了,王大哥,没有你,我怎么办呢?想到这里,小莲立刻微抬起脸,看了一下,在自己身旁走着的王连长。似乎觉得一一一他一脱离自己,就会在战斗中牺牲似的,心里立刻紧缩起来。她还是深深地凝望着王连长那往前看着的和善机敏的眼睛,那性感的鼻翼,英武军人和男子气相得益彰的胡子和时不时微闭红润的嘴唇。这时,王连长似乎觉得小莲看着自己,就转过脸,看到小莲的强烈眼光,仿佛在说:王大哥,你就不走行吗

?问:

“小莲,你怎么了?”

小莲本想说,王大哥,你就不走,你就多呆一阵子。可她认为:这是不可以的。她想到:他是红军里的人,那里有许多的事和他的战友在等他,我怎么能这样说呢?不,这不可以,他的战士们还在等他。

王翔连长看到小莲把她的目光,往地上看,也不知小莲想什么,可为啥不说了呢?他眨了眨眼睛看小莲,小莲还是低着头,往前面走去,只是走得更慢。

可是,王大哥始终是要回红军部队的,我怎么好老是顾自己的感受呢,万一他回去迟了,他的领导有急事找他呢。据说,他们红军随时都有仗打,万一被我耽误了,不,我不能让自己心爱的人,为了我影响他的工作,嗯,不能让他分心,不能让他在战士领导面前难堪,不,这是不可以,看来,只有以后再见他了。想到这里,小莲又抬起脸来,看着:往前走去的王连长,看见王连长还是把脸向着前面,想马上离开的神情。小莲知道:王连长是离不开红军的,王连长会永远以红军的职责为了穷人勇敢战斗,并一直战斗下去的。然后,她又把眼光往前移,这时,村尾就要到。还有长在村尾边的三颗桃树,那绿油油的伸到小路边的叶子,在微风的拂动下,在轻微地摇摆着。

这时,小莲强烈的感到:马上分别的时间来临,自己被一种空白把脑袋充实、填满,所有事都被空白占据了。她竭力让自己恢复到原先的程度上,可就是没有用,只听到:红军连长王翔用他那纯朴认真,好像那种将要走或就走了的神态说。

“小莲,我走了。”

还是没有小莲的回应,王连长就有些迷惑,问:“你怎么了?”

看来,他想问我想什么,我怎么是这种摸样,我还是要回答了,我不能让他感到我有什么事,想到这里,小莲就抬起脸:

“我没有什么。”

可王连长的脸动了下,眼睛眨了一下,好像要说,你怎么这样,我看得出:他的眼光在关切我。于是,我竭力做出真的没有什么,这样,他才放心。可是我真害怕,他马上要对我说分离的话,我真希望他不要讲这话,王连长不要讲这句话,因为,我一听到这分离的话,就感到:他走了就似乎不再回来了。

红军连长王翔就站在小莲的身旁,对小莲说:

“小莲,我走了,以后回来,我把战友也带来,接你去部队。”

然后,低着脸的小莲已经听到王连长说了这分别话,心更抖了,连四肢都跟着抖。而小莲一直这样低着头,害怕他马上就走远,还是这样不看他。这时,她听到了他走开的脚步声,于是,小莲赶紧抬起头,王连长,已经转过背去,往前面的小路较快地走去。小莲立刻往前急忙走出两步,又站住了。她想到:王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小莲眼睛不眨看着王连长,渐渐地他走远了;小莲不肯回村,一定要看见他走,直到看不见为止。她想她还能看到他戴着蓝灰色的军帽,紧系着宽皮带腰身和英武勇敢军人的身子,直到他消失在小路的远方……

相关专题:小路 大哥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小路(一)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