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情感故事 > 亲情文章 > 正文

我的外公

作者:陈耳步
来源:网络 时间:2012-02-17 19:59 阅读:537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周末整理被摆放的乱七八糟的书柜,里面有很多大学时的课本,这些年买的小说、杂志,各种各样的笔记本,还有许多已经想不起从哪个娃娃机里夹来的各式玩偶。

我先把一层又一层的旧书拿出来依次摆好,有的上面已经布满了灰尘,用抹布细细擦干净,偶尔翻看下曾经的笔记,发现对很多曾经的记录,现在又有了新的感悟,忖度也许人生或许只有到了一定的岁月,突然有一天回首过往,对原来懵懵懂懂的情感或事物才会忽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把最后一本书从书架上拿下来,才发现原来是一本像册。淡红色的镶边,已经有些发黄,硬壳封皮的图画是一把小提琴静静地竖在中间,仿佛在低声吟唱年代久远的曲调。

我轻轻地将它翻开,第一页就是父母年轻时的合影。他们两个并肩站在一起,微笑地望着镜头。多年来父亲的身形依然消瘦,母亲额头上顶着那时时髦的大波浪,有点羞涩地依偎在他身旁,一脸幸福的模样。那时他们结婚还没多久,正是甜蜜的时候,父亲正过着多年后经常对我讲的“结婚头几年,你妈是什么都听我的话”的幸福生活。

再往下翻,是一张全家福——村里祖屋的后坡上,周围栽满了郁郁葱葱的松柏,明媚的阳光洒满了这个大家庭里每个人的笑脸,照耀出那个年代的幸福和满足。小不点一样大的我坐在外婆的腿上,表弟斜躺在他的怀里。

他的脑袋和五官都是大大的,头发已经灰白,脸颊略微有点凹进去。有着像弥勒佛一样的耳朵,我曾经最喜欢摸他的耳垂,软得像团棉花。大大的蒜头鼻,几乎遗传给了所有的子女。不大的眼睛,眼神很柔和并时常带着笑意,面容威严而又不失慈祥。

他,是我的外公。

小时候跟母亲回外公家,总感觉要很久,一路颠簸,好容易下了车,从马路到村子却还有很长的一条路。

先要下一个很陡的土坡,坡的一边靠着山,另一边被用来种小白菜和葱蒜,有的还搭起了丝瓜架。

然后就得穿过一条直直的几百米长的泥巴路,路的两边种满了绿油油的水稻和黄灿灿的油菜花,累了的蚯蚓会从土里出来伸个懒腰,蝴蝶和蜜蜂在空中追逐嬉戏,空气中都传来一股香甜的味道。不时看到有乡亲弯腰在田里忙着农活,有些牵着牛从田埂上走过,看到我们便大声地打招呼,村里别人家的老黄狗也会跑过来欢快地摇几下尾巴。

再往前走就是一座拱桥,桥下有条小溪潺潺流过,常有小鱼小虾喜欢躲在柔柔的水草里。每当夏天傍晚时,我便和小伙伴们拿个废旧轮胎往水里一扔,然后再找个高处,一手捏着鼻子,一手蒙着眼睛,“扑通”一声奋力跳进水里,谁溅起的水花高谁就赢了。当然冬天也很有乐趣,瞒着大人蹑手蹑脚地从家里偷拿几个小雷炮塞进兜里,一口气跑到桥上,小心翼翼地划根火柴把雷炮点燃,飞快地扔到水里,只听到“轰”的一声,有时还真能炸出一两条小鱼来。

过了桥再上一个坡,就到村口了。整个村子背靠着山,白墙黑瓦的房屋高矮不一,但却建得很紧凑,围成了一个半圆形,中间有一口小水塘。

外公和外婆就住在村左边的祖屋里。

外公是个残疾军人,因为受伤失去了左腿。在我的记忆里,他总是戴着个雷锋帽,穿件厚厚的绿色军大衣坐在那里,旁边放着他的拐杖。他喜欢摸摸左口袋,又摸摸右口袋,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低头划拉一根火柴将它点燃,猛吸一口,然后熟练地用食指和中指夹住,慢悠悠地吐出一串又一串烟圈。

到了我读学前班的年纪,父母因为到市里工作的关系,便把我送到外公家住了一年。每次放学回家,他便会把我招呼到身旁,问问今天在学校学了什么字,让我大声地念给他听。顽皮的我有时候故意装作不认识,反过来让他教我,他便尴尬地挥挥手,自我解嘲似地说自己是“大字默默黑,细字不认得。”后来我听母亲说外公在部队那会儿就跟人学了文化,复员后算是村里为数不多的会识字的,但学的是繁体字,又因为年纪大了,眼睛也不太好使了。

相关专题:母亲 外婆 别人 父母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我的外公的感言